cf手游防沉迷怎么解除

工商史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工商史苑

    上海市工商聯組建的臺前幕后

    發布時間:2017年07月03日 信息來源:辦公室 瀏覽人數:17855

    1949827日,上海《商報》頭版以“上海工商界歷史上最光榮的一頁”為題,報道了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此刻,全國尚未完全解放,上海解放才不過3個月。商店需要營業,工廠需要開工,社會秩序尚在恢復之中。選擇這個時機,組建上海工商團體,不論從協助政府輔導私營工商業,還是恢復企業正常運行,保持社會穩定的意義上說,無疑都為新政權的鞏固和建設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兩個市級工商團體,三百余個同業公會

    淮海戰役、平津戰役相繼告捷,天下大勢,漸顯明朗。19492月,毛澤東以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名義致電負責解放江南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和第三野戰軍:“今后將一反過去二十年先鄉村后城市的方式,而改變為先城市后鄉村的方式。”得天下已成定局,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重點考慮如何治天下了。3月,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指出:“召集政治協商會議和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一切條件,均已成熟。”事實上,毛澤東所說的召集政治協商會議已經按計劃在進行之中。各地各界民主人士相繼聚集北平,上海工商界耆宿陳叔通、盛丕華、俞寰澄、包達三等也陸續抵達北平。工商界作為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界別,開始參與新的政治協商和籌備民主聯合政府。

    人民解放軍于423日占領南京,53日占領杭州,527日解放上海。國民黨政府撤離上海時曾派軍隊運走了大量的黃金和美鈔,并勸說工商界上層將資金和產業轉移海外。上海原有1800多家外資企業,到19495月已減少到910家。金融業第一流“亨頭”如交通銀行董事長錢新之、中國銀行總經理席德懋、上海銀行董事長陳光甫、浙江第一銀行董事長李銘等已攜眷屬離滬。工商企業的巨頭既有離也有留的。此時的上海:工業80余個行業,20307家企業,其中私營企業20164家,生產規模居前的行業是紡織、卷煙、火柴、肥皂、面粉、皮革、橡膠。工業總產值35.06億元,其中輕工業占76%,鋼鐵、化工等原材料工業占3.3%,裝備工業占8.5%……。商業230余個行業,近10萬家商號,10萬余個攤點。尚有24個物品交易所、30余個茶樓茶會市場;菜市場、地貨行300多個;批發企業近1萬家,各地駐滬申莊2000余家。就比重而言,上海輕工業占全國的50-60%(臺灣、東北除外),貿易占全國70%,金融業更為集中。私營工商業比國營工商業大,以棉紡業為例:國營紗廠紗錠約90萬錠,私營紗廠紗錠約140萬枚,約為46

    此時的上海有2個市級工商業團體。一個是上海市工業會,另一個是上海市商會。上海市工業會是1948822日成立的,未滿周歲,便壽終正寢。工業會的理事長是大名鼎鼎的杜先生杜月笙。工業會會員以團體會員(工業類同業公會)和工廠會員為單位,當時會員數有86個。另一個是上海市商會。上海市商會歷史比較久,它是沿襲清末民初上海總商會于19306月改組而來。理事長是浙江興業銀行董事長徐寄庼。市商會會員有商業類同業公會和大型商店組成,當時會員數有251個。工業會和市商會合計有337個同業公會。然而,在這337個同業公會中有十分之一處于停頓狀態。實際運作的為303個。此時,杜月笙已經離開上海,徐寄庼因患病,行動不便很少外出,且辭職在先。兩個會的事務基本上由常務理事決策處理。


    工商界座談會前的一個“謎團”

    19498月上海市軍管會財經接管委員會工商處一份材料透露:“對于工商團體,我們采取穩重的態度。在未成立合法組織以前,采用個別來往的方法。”確實,軍管會接觸的是工商界人士,而沒有理會工商團體。

    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最早公開接觸是62日在外灘中國銀行四樓舉行的茶會。這個會從下午2點一直開到晚上7點半,5個半小時。上海首長都出席:市長陳毅、政委饒漱石、副市長潘漢年、曾山、韋愨。招待的金融工商產業界人士除在北平參加新政協籌備的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包達三以外,也基本囊括了在滬工商界上層人士,如:王志莘、孫瑞璜、郭棣活、榮毅仁、陳巳生、徐永祚等80余人。陳毅市長在會上闡述了人民政府的工商政策,他說:“遵奉毛主席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原則,(我們)腳踏實地、努力做去,希望產業界人士通力合作,建設新中國。”他說愿傾聽產業界的建議。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俞寰澄、經叔平等13人在這個會上先后發表意見。大致的意思是:上海工商界過去受不正確宣傳蒙蔽,對共產黨確實抱有相當疑懼。自從《商報》刊載中共各項工商政策以后,始獲了解。上海解放,證實了各項工商政策。于是一變過去疑懼心理,滿懷希望,深信產業界必定真誠擁護人民政府,隨時隨地作本位的貢獻。發言的代表也列舉了產業界關于原料、銷路、運輸、勞資問題等困難,談及過去的情形、目前現狀、未來展望。會上,饒漱石就各位發言提出的問題加以綜合答復,說道:產業界的困難,即是人民政府和共產黨的困難;同時人民政府和我們黨的困難,也是產業界的困難。如果互相體認,彼此諒解,各就可能范圍,圖謀解決,則一切困難可迎刃而解。對于勞資問題,希望由雙方開誠商談,能夠獲得解決最好,否則政府方面一定秉承不偏不倚、合情合理的方法,說服處理。饒漱石在這個會上講了2個多小時。當時媒體評論:“演詞真切而風趣,聽者為之動容”。這次會議給上海工商界的印象非常深刻,當時參加會議的工商界人士在日后的回憶文章里,無不提到這次會議的。可見它的意義深遠。

    至于527日上海解放至62日政府舉行工商界座談會之間,政府和工商界有沒有會談一直是個謎。周素瓊大姐今年95歲,她是上海灘名門閨秀。她父親周純卿是上海出名的地產商,擁有“慶”字號的里弄房產多處:南京東路西藏中路口的大慶里、廈門路的衍慶里、八仙橋的余慶里、茂名北路的德慶里,七浦路的順慶里……。而且,周純卿還是上海灘早期一號汽車牌照的擁有者。周素瓊另有一層身份是曾任上海市副市長盛丕華先生兒媳、盛康年先生的夫人。筆者曾多次采訪周素瓊大姐,她回憶起上海剛解放時,陳毅同志和華東局領導想找個合適的地方與工商界代表人物見見面,向他們宣傳黨的工商經濟政策。負責統戰工作的潘漢年同志把陳毅同志這個意思告訴盛康年,請盛康年想想辦法。盛康年征詢周素瓊意見后便向潘漢年同志建議:陳毅同志與工商界的見面會是否安排在他丈人留下的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花園洋房里。因為工商界都熟悉周家花園,有的還是多年的朋友,到這兒開會有親切感;同時環境優雅,花園里又可以停車,不易引起注意,安全系數大。潘漢年同志覺得這個建議很好,于是,陳毅同志與上海工商界的第一次見面會就安排在周家。這棟建筑當時具體地址是南京西路806號,上世紀50年代作為靜安區少年宮,改革開放以后被拆建造商廈。

    周素瓊大姐雖95高齡,但是她記性很好,思路敏捷,擅長程硯秋程派唱腔,還教授原統益紗廠老板董春芳的兒子唱程派,常常在朋友聚會中“票”上一把,過過癮。筆者核對了《黃炎培日記》和尚未公開的《盛丕華日記》。19495月底6月初這段時間盛康年先生在上海,他是518日隨潘漢年、許滌新、夏衍啟程南下的。盛康年先生上世紀30年代就開始和中共地下黨有了接觸,曾主編《新社會》半月刊。19344月,中共中央發出《為日本帝國主義占領華北并吞中國告全國民眾書》,提出建立統一戰線的“七條綱領”。不久,有宋慶齡、何香凝、馬相伯等簽名發起中國民族武裝自衛委員會,盛康年也是發起人之一。盛康年以開美科藥廠副經理身份在工商界開展民主進步活動,協助父親盛丕華團結工商界人士,組成工商協會。1945年底民主建國會總部由重慶遷至上海,他積極參加籌備。由于他的宣傳和組織能力,受到工商界人士的欽佩,被推選為民主建國會中央委員和上海市委常委兼秘書長。應該講盛康年先生為人民政府和工商界人士牽線搭橋是再適當不過的人選了。周素瓊回憶的這段史實破解了這段封塵60年的謎團


    勞軍收入59.8億元,工商界的一個見面禮

    人民政府與工商界62日座談會以后,各業座談會接踵而來。68日起連續3天,針織內衣業、紡線業、電筒電池業、造紙業、植物油業、制茶業分別因存貨滯銷、原料供給困難等問題召開座談會,69日軍管會財政經濟接管委員會貿易處舉行國外貿易管理問題座談會,610日棉紡業舉行座談會,討論原棉供應成品推銷等問題,政委饒漱石、財經會副主任許滌新、輕工業處處長劉少文等參加。政府與工商界溝通趨于平凡。

    625日,新政協籌委會和全國婦聯一行70余名代表抵滬。抵滬的民主建國會、產業界代表中有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包達三、張絅伯、吳羹梅等人。新政協籌委受到市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次日,26日晚上六時,陳毅市長宴請新政協籌委。28日,民主建國會開歡迎會。29日晚,產業界26人在迪化北路27號全國紡織業聯合會招待。74日。工商界100多人在紅棉酒家歡迎招待。新政協籌委在這些會上報告了政治、經濟方面形勢和發表自己的見解。

    7月初,各界提議成立上海市各界勞軍總會。714,工商界勞軍分會籌備會舉行會議,討論籌募方式及數字,初定以同業公會為單位,分別定指標募集,工商界最低籌集30億元(舊幣)。在716日舉行的上海市各界勞軍總會成立會上,陳叔通被推選為主任委員,許滌新、盛丕華為副主任委員。陳叔通是前清翰林,曾留學日本,回國后,辦過學、辦過報,是最早的國會議員。對于工商界他不陌生,早期商務印書館、浙江興業銀行都留下了他的痕跡。對于進步社會活動、學生運動他有同情心,19475-6月間,上海學生開展發內戰、反饑餓、反迫害斗爭,當局派出警察大肆逮逋學生。由陳叔通起草,張元濟繕寫,與唐文治、陳漢弟、葉景葵、張國淦、李宣龔、夏敬觀、胡煥、項藻馨等10人聯名上書,要求釋放被捕的學生,被當時輿論稱為“十老上書”,影響深遠。他被推選為總會主任委員在情理之中。

    上海市勞軍總會下設7個分會:職工界勞軍分會、師生員工界勞軍分會、工商界勞軍分會、青年界勞軍分會、婦女界勞軍分會、文藝界勞軍分會、自由職業界勞軍分會。718日,工商界勞軍分會召開成立會議,推舉盛丕華為主任委員、胡厥文、蕢延芳為副主任委員,推定77名委員。并商討勞軍辦法,決定采取捐獻、義賣等各種方式。新藥業決定將營業的10%提成作為勞軍款項,百貨業也決定提成10%,電影制片業將租片所得全部捐獻。除捐款、捐獻、義賣以外,工商界勞軍分會還在南京西路456號康樂酒家舉行“慶祝八一建軍節晚會”,組織精彩的文藝節目招待人民解放軍。上海軍政首長非常重視,幾乎全體出席。第三野戰軍司令員陳毅、政委饒漱石,上海市副市長潘漢年,上海警備區政委郭化若,市政府副秘書長沙千里,軍管會工商處處長許滌新和11名戰斗英雄以及各業代表380多人等。會上,工商界勞軍分會向第三野戰軍全體指戰員獻旗。

    捐款、捐獻、義賣過程中,工商界推薦代表蕢延芳在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向全市人民廣播。他講道:“┄┄人民解放軍所受的苦,所受的犧牲,是每一個人所明白看到的,本人希望我工商業同仁,要拿出良心來,多多捐款,來表示我們的一些意思才是”。接著他又說:“此次勞軍所得,有一半是要救濟難民。這表示人民解放軍的偉大精神。名義是由自己負的,好處卻給別人的,試問這種作風從前有過沒有?我們如不踴躍捐獻,實在太說不過去了”。經過一個多月捐獻及義賣,工商界勞軍分會收入達59.8億元(舊幣),占勞軍總會收入87億的68.73%,超出工商界勞軍分會預訂目標30億的一倍。上海工商界獻出了一份體面的見面禮。


    31名工商界代表聯名提議籌組工商業團體

    上海解放后。531日,上海總工會籌備會成立。不久,學聯會宣告成立。626日,民主婦聯籌備會再告成立。此時,唯獨工商界團體尚在醞釀之中。其中原因當然很多,包括一些主要人物在北平籌備新政協。待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一行回滬,一時工商界先忙于勞軍捐獻運動,籌組工商界團體的事雖有醞釀,但一直擱到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

    85日,即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的第三天,也是會議的最后一天。位于復興中路、陜西南路上的逸園飯店,會場聚集著600多名代表,會議順著前一天的議程,繼續請各位代表發言。會議主席潘漢年簡單開場以后,朱承中、郭春濤、藍茜、曹漫之、陳時璋、潘以三、石揮、趙樸初、蔣文煥、邊矢正、沈默、姜秀琳、何能等代表相繼發言。等他們發言完畢后,工商界代表盛丕華上臺發言。

    盛丕華的發言開門見山,提出組織工商業聯合會的建議,首先指出成立這一組織的必要性,他說:“上海解放2個多月,總工會、學聯會、婦女會等團體相繼成立,但工商界沒有組織。關于政府的政策宣傳,法令的解釋,工商界的情況陳述,意見的貢獻,都非有這個組織不可,而且要配合反封鎖的工作,尤須有這個組織。”回顧舊有商會的弊病,他說:“惟從前系商會與工業會兩個機關,我覺得工商業是不能分開,事實上亦難分開。何況兩個機關是浪費人力、浪費財力,故以一個機關為宜。”考慮到上海剛從國民黨政府手中奪過政權,千頭萬緒,立即成立這樣一個組織時機還未成熟,盛丕華提出一個過渡方案:“在正式成立工商業聯合會之前,擬先組織籌備會。籌備會委員在現時軍管時期請由軍管會與市政府聘請。”盛丕華的發言,實際上是一部分工商界代表“請組織工商聯合會”提案的說明。這份提案的提議人除盛丕華以外,還有姜鑑秋、王志莘、項叔翔、嚴諤聲、劉靖基、楊立人。其中姜鑑秋是卷煙皂燭火柴公會常務理事、王志莘是新華信托儲蓄銀行董事兼總經理、項叔翔是浙江興業銀行總經理、嚴諤聲是市商會秘書長、劉靖基是安達紗廠董事長、楊立人是毛紡公會常務理事。這份提案的連署人有:吳羹梅、黃玠然、毛嘯岑、都樾周、包達三、張絅伯、胡厥文、強錫麟、俞寰澄、陳叔通、陳巳生、吳振珊、胡子嬰、蕢延芳、沈子槎、樂輔成、徐永祚、馬蔭良、朱鴻儀、沈日新、何萼梅、洪念祖、諸尚一、王性堯。提議和連署的代表合起來有31位之多。

    參加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650多人,其中工商界代表有150多名。工商界代表中提案人占了工商界代表的五分之一,應該說是有分量的。但是參會的也不乏舊市商會和工業會的理事或常務理事,聽了盛丕華發言后,他們有的表示贊同,也有的表示不理解。不理解的理由也很簡單,工業會好不容易從市商會中分離出來,成立不久。常言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市商會和工業會分有幾時?又要和了,覺得工商界在抗戰勝利后為振興制造業而努力的成果都付之東流了。


    周恩來批語:“以成立工商業聯合會為好”

    “請組織工商聯合會”案在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上通過以后,中共上海市委即致電中央:內容大致是:上海將成立合法工、商業團體,在組織形式上分開與合并各有好處,分開成立商會與工業會的好處是能適應商業與工業的區別,合并成立工商聯合會的好處是:一、便于統一領導。二、對商業而言,可增加產業家的比重。三、更徹底地打破國民黨原來的機構。中央對此事如何決定請速指示。

    87日,日理萬機的周恩來同志在中共上海市委的這份電報上批語:“即送薄閱復。以成立工商業聯合會為好。公營企業主持人員也要參加,但不要占多數,以利團結并教育私人工商業家。 薄是指薄一波,時任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下設的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周恩來的批語已經形成電文批復的雛形。在正式回復電文時,周恩來為了將意思講清楚,又補充了一段:“但公家人員加入者不要太多,以免私營企業家因公家人占多數不便講話而裹足不前。工商業聯合會重心應是私營企業,工業較商業比重應逐漸增加,公營企業主持人之參加,在各地亦應隨各地工商業聯合會之發展逐次增加,以便不占多數而能起推動其進步的作用。 周恩來批語實際上是表達了中央的意思。文件起先只回復上海市委,后來周恩來在“上海市委”后補充了“并告各局各市委”,各局是指各個大局,如華東、華北、東北等局,各市是指各大局所屬的地方城市,如北平、天津、大連、青島、重慶、武漢等地,對全國各地組織工商業團體有普遍指導意義。這份重要電文出自于新近出版的《周恩來電文函件》,是一份新史料。對于我們研究新中國工商團體的組建有著重要意義。

    話說回來。市委得悉中央電文的回復,派軍管會工商處負責協調辦理。然而,軍管會工商處協調最難的問題當數人事問題。軍管會根據中央的精神,認為:雖是工商業團體,聘請對象以私營企業為主,可不能沒有國營企業,人數比例不一定大,但是經濟比重要占一定的優勢。經過兩周的醞釀,819日下午2時,許滌新召集工商界人士,具體研究工商界聯合會組織發起問題,討論設立組織的名稱和任務。會議確定組織名稱為“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籌備階段的任務是接管舊上海市商會和市工業會,整理工商業同業公會,起草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組織章程,領導全市工商業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各項具體工作4項,推選盛丕華、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盧緒章為召集人,決定826日假外灘中國銀行四樓召開成立會。

    成立會時間一天一天臨近。821日是星期天,榮毅仁家里正在召開生產會議。盛丕華下午二時半到達,他坐下后,約莫聽了一個小時生產會議的情況,覺得工商聯籌備會的事要趕緊商量,于是他約劉靖基、嚴諤聲一起談談。他們談到了一些細節問題,比如會議主席是否由召集人擔任,按常理召集人的任務到會議召開就完成了,須重新選出主席團。盛丕華與劉靖基、嚴諤聲草擬了一份開會順序,也談了鈐記由政府發給,還是自己去辦,對政府機關及團體是否發請帖等等問題,他們覺得這些問題須跟許滌新商酌。

    籌備工作緊鑼密鼓,人事問題還未最后確定。22日晚,中國銀行二樓會客室濟濟一堂,許滌新會同工商界代表商量常務委員人數和機構設置。有人主張常務委員少則15名,多則21名,多數人主張21名。于是,各位紛紛提名,一時超出21名。由于意見紛繁,記錄在案,暫且不論。接著討論機構設置,擬設秘書處,秘書處下設科。并討論設接管、整理、法規、文教、財務、仲裁6個委員會。盛丕華提出籌備會時間甚長,應有簡章,眾人表示贊成。至于討論到秘書長人選問題時,有人提名孫曉村為秘書長。副秘書長有2位人選,一位是胡子嬰,另一位是嚴諤聲。會議一直進行到深夜12時。

    又過了2天,824日。召集人之一盛丕華處理完民主建國會的事務,打了電話給許滌新,認為22日晚在中國銀行二樓會客室開會人數太多,秩序稍紊,不能詳細討論,約許滌新午后談話。許滌新此時也覺得人事問題馬虎不得,正想與盛丕華當面就幾個問題再敲敲實。午后,他倆著重商量籌備委員會組成人員和國營私營的比例,最終選定的91名籌備委員中,國營企業代表16名,占17.58%,私營企業代表75名,占82.42%

    與許滌新商談之后,盛丕華又約胡厥文、盧緒章和孫曉村共同討論了2個小時的籌備會簡章。

    會議籌備基本就緒,826日下午,工商聯籌備會成立會議如期召開。這天,中國銀行四樓會場也顯得特別氣派。參加會議的籌備委員、軍管會首長和市政府有關部門來賓,共計有百余名。召集人之一胡厥文首先報告工商聯籌組的經過。接著,會議通過主席團名單,主席團由盛丕華、盧緒章、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陳巳生、榮毅仁、孫曉村、項叔翔9人組成。在盛丕華致開幕詞后,潘漢年副市長首先代表人民政府祝賀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指出:“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產業界有了自己的組織,以后可以通過籌備會具體商量解決各種問題。”并說:“政府一定支持這一組織,同時號召全上海的產業界擁護這個籌備會”,“希望籌備會在最短時間內推選出能為大家服務的各同業公會的負責人,以便產生正式的工商業聯合會”。

    許滌新隨之講話,此時許滌新的身份是新設立的上海市工商局局長。他說:“上海是中國第一大都市。解放以后,政府很快與工商界取得聯系,開了好多次座談會和專業會議,但因為上海的工商界沒有一個組織,總免不了感到不便。工商界方面,亦因為沒有代表自己的合法團體而感到困難。現在好了,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成立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就有了一道橋梁可以親密地聯系起來了,這非但是工商業界的大事情,同時也是人民政府進入上海以后的一件大事情。”會場里籌備委員們聽了這番話,深感言語真切,點頭稱贊。

    會議中間,陳毅市長、沙千里副秘書長等從盧家灣法商水電公司職工成立大會趕來參加,人們以熱烈的掌聲迎接首長的來到。陳毅市長作了極簡單的講話:“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聯合了公私營企業,完全是遵照公私兼顧的政策,希望從籌備會到正式成立聯合會,都能多代表私營企業的困難和意見,提供政府,給政府參考,俾政府能發揮力量,所以希望各業盡量大膽發表意見。”

    陳市長致詞畢,會議互選王性堯等23人為常務委員。會議還選舉出主任委員盛丕華,副主任委員胡厥文、榮毅仁、盧緒章。

    527日上海解放到826日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成立,上海工商團體經過中央、市委和社會各界,尤其是工商各界的努力,終于組建而成。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完成了接管舊商會、工業會,整理各同業公會等各項任務,于19512月召開上海市工商界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

    回望1949,對于工商界來說是難以忘懷的,因為在新政權下它有了自己的組織。上海工商界作為一種嘗試,也為各地組建工商聯,為全國工商聯的建立起了示范作用。同時,上海工商界在這個新時代也完成了一個華麗的轉身。

cf手游防沉迷怎么解除 1024 768性感美女大图 郑州酒店一条龙服务 广东时时开奖助手 纵横四海水果机免费单机版 北京pk10基本走势软件 3肖6码免费公开 王者荣耀芈月x孙膑小说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十二生肖走势图 买彩票猜骰子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