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防沉迷怎么解除

工商史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工商史苑

    郭琳爽與永安公司

    發布時間:2017年07月03日 信息來源:辦公室 瀏覽人數:17738

     

    中國上海·南京路步行街·永安百貨……主題詞的后綴是半個世紀前,享譽中外、家喻戶曉的人物——郭琳爽。郭琳爽是原永安公司的總經理、上海市環球貨品商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1959年與劉靖基、劉念義一起增補為上海市工商聯副主任委員。以往研究和描寫郭琳爽先生的文章比較注重渲染他們家族創業和在經營上的成果。本文拾遺補缺,披露一些鮮為人知的史實。


    “永安”第二代長子,曾是國家排球隊長


    永安棉紡公司總經理郭棣活先生是郭琳爽的堂弟。郭棣活是老四郭葵的長子。郭琳爽是老三郭泉的長子,生于189638,現在很好記,但此時還沒有國際婦女節,往往記農歷,正月二十五日。由于郭琳爽是他那一輩中出生的第一個男孩,特別受到父輩的關愛,尤其是二伯父郭樂的栽培,按現在的話來說他是德智體全面發展。有資料顯示:郭琳爽在嶺南大學就學期間,曾是優秀排球運動員。中國排球運動發源于廣東,當時廣東排球運動的水平代表著國家排球運動的水平。19155月在上海虹口娛樂場(今魯迅公園)舉行的第二屆遠東運動會上,年僅19歲的中國排球隊隊長郭琳爽率隊勇奪冠軍。事隔2年,在東京舉行的第三屆遠東運動會上,郭琳爽率隊蟬聯冠軍。第四屆遠東運動會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郭琳爽再次率隊征戰,奪得亞軍。照片留下了當年國家三大球隊隊長的身影。


    永安公司選址:南京路兩邊數豆子的故事


    在郭琳爽馳騁于運動場上的那一刻,他的父親郭泉和四叔郭葵來到被譽為十里洋場的上海灘。他們對上海的概念來自于華僑的訊信,也讀過描繪上海租界的《墨余錄》:“南北地廣十余里,洋房聯絡,金碧萬狀。其間里巷紛紜,行人如蟻,華民多肆于中,鋪戶麟比,百貨山積。茶坊則樓架三層,最上者,一茗需錢五六十,若登酒樓,非費十余金不可。戲館大小三四十處,簫鼓喧鬧,夜以繼日。”他們眼見為實,覺得若在上海開辦百貨公司,非大馬路(南京路)莫屬,但是開在南京路的那一端呢?頗費心力。老四郭葵建議開在日升樓一帶,即現在的南京東路、浙江中路一帶,因為此處是南北交通要道,有軌電車直達北火車站。而先施公司已搶先一步,在南京路的北面建樓筑閣,開業在即。究竟是路南人流多,還是路北人丁旺?郭氏兄弟派人以“數豆子”的方法進行測算。不幾天,南京路上演了奇譎的一幕。兩位身著對襟短衫的男子,一位站路南,另一位站路北,過一行人,他們放一顆豆子,行人匆匆而過,他們機械地重復著同一動作。一連數天,測算出行人流向數據,得出結論:路南人流比路北多。于是,他們向董事會報告,建議上海永安公司開在南京路的南面,這是1915年秋天的事情。

    到了這年年底,郭泉代表公司向哈同洋行(地產商)簽訂地皮租約,土地8.732畝,租期30年,每年租金白銀5萬兩。合同規定,租期屆滿后,“永安”必須將地皮連同建筑一起償還。“永安”無愧于大手筆,它背靠著華僑雄厚的資金,這樣苛刻的條件能夠接受下來,說明他們經營有把握。經過2年多設計和建造,一幢英吉利式鋼筋混凝土結構六層巍峨大廈拔地而起,遠遠望去,頗似一座歐陸風情的古城堡矗立在南京路上。

    1918年秋色初顯,《申報》一連半個月刊登了永安公司“開幕預告”。95,也就是中國人認為吉祥之日,農歷八月初一,永安公司開張了。營業之初,南京路車水馬龍,人潮如涌,柜臺玻璃被軋破了好幾塊,以致不得不采取憑“代價券”進門的限制辦法。400多個職員忙得不可開交,每天營業額超過一萬余元。報紙上紛紛刊出特訊,大幅照片,記載上海灘這一盛事。


    嶺南大學農學系畢業生,執掌永安公司大印

    在父輩忙乎生意的時候,郭琳爽還是嶺南大學農學系的學生。父輩之所以讓他選擇農學系,原想在南洋種植方面也有所發展,讓他經營一座橡膠園。后來情勢起了變化,待他畢業,那邊的市面不景氣。而上海永安公司卻蒸蒸日上,幾位長輩一商量,改變了計劃。1921年,郭琳爽畢業獲農學士學位。原以為父輩讓他到上海永安公司,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而是先送他去歐美各國考察商業。然后,讓他回香港,安排在朋友開的一家百貨公司當助理。從進貨到銷貨,從帳房到倉庫,來一番全方位的實習。一年過后,他擔任香港永安公司署監督,協助父親管理企業。1923年至1927年,他先后赴英、美、德、日等國采購商品,學習國外商業企業的經營管理,了解國際市場動向。當他對百貨公司經營諳熟于心之時,1929年調任上海永安公司副司理(副總經理),襄助年邁的司理楊輝庭。老攜新、新扶老,1933年,37歲的郭琳爽正式出任號稱中國最大百貨公司的總經理,執掌上海永安公司的大印。


    營銷絕技:“禮券”和“康克令皇后”

    永安公司的營業方針是“統銷環球百貨”,消費對象以中高檔為主,突出品牌。郭琳爽時時揣摩消費心理,迎合社會時尚和習俗。如今,各類購物禮券、磁卡盛行,這不是現在的發明創造,也不是新穎的營銷手段。其實,早在半個多世紀以前禮券已經廣泛使用,永安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儒家“仁、義、禮、智、信”,延綿流傳幾千年,“來而不往非禮也”,深深影響于民間。逢年過節,上海豪門富戶出手大,往往一紙清單,一送幾十,上百份。至于禮品送些什么東西,他們概不過問,全憑公司選配。這一來,收受者不實惠,送禮者出了錢還不明白接受者不喜歡。這情形啟發了業務部門,想出了發行“禮券”的辦法。郭琳爽非常贊賞,公司由此得以利用一筆為數可觀不要付利息的社會資金。永安的“禮券”特別好售,因它備貨充足,品種齊全,而且“永安”兩字口彩好,惹人喜愛。

    南京路上四大公司(先施、永安、新新、大新)遙相對峙,郭琳爽與另3家的經理都沾親帶故,先施公司經理是他的連襟,大新公司經理是他的妹夫,新新公司經理是他的同鄉,見面總是客客氣氣,戚誼禮貌非常周到,但是,同行之間的競爭在所難免。“康克令小姐”就是其中一例。四大公司都經銷金筆,都有自己定牌特約名筆,但是,永安公司有自己的招數,它的金筆柜臺比其他柜臺高一截,為的是方便買主劃劃試試不用彎腰。更吸引人眼球的是,它全部用年輕端秀的女售貨員。女售貨員不但彬彬有禮,而且能以流暢的英語對答。因為定牌經銷“康克令”,人稱“康克令小姐”,后來為造聲勢,還評選了“康克令皇后”,曾經轟動一時。年輕貌美的女售貨員那里有許多,當然是委托“獵頭”公司挖來的嘍。


    自有一本難念的“經”,豪情買下哈同地產

    華燈初上,永安公司霓虹燈閃爍,格外引人注目。郭琳爽自然有他一本難念的“經”。永安公司大都是華僑投資,初創時是在香港向英國政府注冊的,巍巍門樓標有“英國注冊”的招牌。日軍侵占上海,危及永安公司。郭琳爽派人去英國領事館以求保護,卻遭婉辭。不久,香港發來一封英文信,干脆稱:“撤銷注冊”。郭琳爽不得不請教律師,律師給他出了主意,通過關系請慎昌洋行向美國注冊。托庇于星條旗下自有利弊,郭琳爽雖繼續能當總經理,但他上面橫出一位美國人的總裁,他的司庫(賬房)也換了美國人,郭琳爽辦事礙手礙腳。更有甚者,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進駐租界,原本“美國注冊”的牌子,被日軍判為“敵產”。美國人腳底抹油溜走,取而代之的是日本興亞院派來的會計監督官小胡子松山。郭琳爽想取一塊錢,還得把支票送去請松山蓋章方能生效。

    郭琳爽苦苦支撐了8年,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氣,卻又遇永安公司地皮30年租期屆滿。此時,老哈同和夫人羅迦陵雙雙離開了人間,遺下一群養子養女繼承財產。永安的地契落在喬治·哈同手里,他一開口就向郭琳爽要價150萬美元。郭琳爽一愣,租期30年,永安公司已經付給哈同洋行租金共計折合白銀150萬兩,現在索要這個“天文數字”,獅子大開口。據律師了解,當年,老哈同在1900年購進此塊地皮時才花了1.8萬英鎊,南京路寸土成金,40余年它的地價呈幾何級增長。轉而,郭琳爽冷靜下來,父輩含辛茹苦打造的宏偉基業,總得讓他發揚光大,怎能在我的手里丟失。他豪情地扔下一句話:“不就是一百多萬美金嗎?”斬釘截鐵地表示欲買下這塊兩代人前赴后繼經營的產業。經過雙方幾次三番的較量,最后以112.5萬美金的價碼談了下來。


    為紀念郭琳爽夫婦,大廈取名“啟華”


    上海臨近解放,南京路上其他三大公司的經理都離開上海到香港去了,唯獨郭琳爽沒有去。不走的原因,他在解放后的一次人代會上說:“我不肯離開上海的理由,是因為我的家庭觀念很深,我是姓郭的,郭家門第二代第一個老大,應該留在上海,負責維持有”傳統性“的企業,而且上海是在我的祖國里的,所以我堅決不走。”

    建國以后,黨和國家給了郭琳爽很高的榮譽。公私合營后,他仍然擔任公私合營永安公司總經理,并擔任上海市環球貨品商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市工商聯副主任委員、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執委、全國政協委員。作為工商界代表經常接待外國友人,宣傳黨和國家的贖買政策,讓外國友人親眼目睹新中國工商業者的生活、學習和工作狀況。

    文化革命中,郭琳爽與眾多工商界人士一樣,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被趕出洋房,住進汽車間。他家大門口不時變換牌牌,一會兒是紅衛兵司令部,一會兒是造反隊聯絡站。市里開批判陳、曹的電視大會,拉他去陪斗,批判《不夜城》編劇、導演,他就是活靶子。永安公司初改名“東方紅”,后改為“第十百貨公司”在四樓還專設“吸血鬼郭琳爽罪行展覽會”,他家里的生活用品,他穿戴的衣服鞋帽,全成了“展品”。

    “文革”后期,1974年秋天,他2位定居巴西的女兒惴惴地來滬探望。郭琳爽很是高興,情不自禁地哼一段廣東戲,還開玩笑地指著女兒用眉筆畫出彎彎的眉毛:“看,馬路上不會有盯著你看?”。1027日深夜,他的心臟病突然發作,家人連忙送華山醫院,不敢使用哪婦孺皆曉得名字,而在病歷卡上填寫鮮為人知的別名“郭啟棠”。醫生即刻搶救,也認出了他,悄聲對家屬說:“啊!他是郭琳爽呀?”家屬默認。醫生竭盡全力也無法挽救,他終于閉上了眼睛。享年78歲。

    改革開放后,第十百貨公司改名為華聯商廈,2005年恢復稱永安公司。郭琳爽和夫人杜漢華原居住地,淮海中路花園洋房,由“永安”的第三代投資改建了大廈。這幢豪華大廈各取其父母姓名中的一個字,定名為“啟華大廈”,以寄托對郭琳爽夫婦深深的思念。

cf手游防沉迷怎么解除 极速时时走势图软件 云南时时走势20选5走势图 彩票96app 黑龙江十一选五技巧 天津老时时 所有七乐彩出球顺序表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中国排三开奖结果 怎么样刷流水稳赚不赔 想开个网上棋牌室